荼毘、起塔与舍利子:佛教如何看待死后之事?

看过《西游记》的人,对哪吒之父,大名鼎鼎的“托塔天王”一定不会感到陌生。记忆中的这位天王,剑眉倒竖,不怒自威,手里托着一座金灿灿的宝塔踏云而来,激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心:“托塔天王,手里托的到底是什么塔?”托塔天王的佛教原型,据说是四大天王中的北方多闻天王,掌中所擎的正是古佛舍利塔。通常来说,佛门德高望重的高僧圆寂以后,后学僧众一般都会为其建起一座舍利塔,逢清明、冬至与圆寂日等时节扫塔缅怀,以追思感怀,并一同诵经回向。扫塔是追思高僧前辈的常见仪式,不过,起塔的习俗究竟从何而来,而塔中又有何物?这,还得从佛教的火葬文化说起。
塔前小话·荼毘与火葬

塔前小话·荼毘与火葬

火葬,在佛教中有另一个名字“荼毘”,有焚烧之义,是古印度水、火、土、鸟四种主流葬法之一,也是阿阇世王七年释尊在拘尸城涅槃后所采取的葬法。据《大般涅槃经》记载,如来涅槃之时,城内男女,无不悲怮。而其遗体则被大众以深切敬重之心扶入金棺,注满香油,在大迦叶的主持之下举行荼毘典礼。然而仪式过程中,一切天人所持的炬火,都不能够荼毘如来的宝棺,直到如来以自己的大悲愿力生出火焰,才使得这场盛大的荼毘葬礼得以完成。经文对此奇事,也有着如下描述:“尔时,如来以大悲力,从心胸中火踊棺外,渐渐荼毘,经于七日,焚妙香楼,尔乃方尽。”

这出自印度的火葬仪式,虽然在我国古代的少数族群中也能觅其踪迹,如先秦时期吕不韦所言:“氏羌之民,其虏也,不忧其系垒,而忧其死不焚也”。然而,当时在汉族地区,上至皇室下至民间的主流丧葬形式依然还是土葬。
而佛教的传入,加之释尊荼毘的传说,较深地影响了汉地世间的葬俗。据学者考证,辽代时期的火葬墓几乎均分布于彼时佛教盛行的区域,这与佛教东传和当时统治阶级的支持有着密切联系。对此,辽大安五年时便有文证曰:“及佛教来,又变其饰终归全之道,皆从火化。”

不止辽代,在佛教大兴的唐宋时期,由“荼毘”所演化而来的火葬,包含着舍色身而灵魂不灭的观念,也作为一种带有一定佛教色彩的社会习俗流传于民间。宋人所著的《搜采异闻录》里便说道:“自释氏火葬之说起,于是死而焚尸者,所在皆然。”
而这类火葬与期间超度、建墓幢、做功德,从而为父母君主、至亲朋友灭罪积德、祈荐冥福的丧葬仪式,也代表着佛教超越的生死观与中国传统礼孝观念、文化的融合,寄托着世间众生对超脱苦海、往生极乐的美好向往,带有佛教对于生死彼岸的思考与对众生的关怀。

碎身起塔·弘法利生

前文所述如来在拘尸城涅槃,荼毘宝棺的故事,其实还有后半段。释尊“火化”后所遗留下来的遗骨舍利,由彼时八王分为八份,各自带回自己的国家,建起佛塔,并将舍利子保存在塔内,时时供养。也有一说为佛陀荼毘后,余下三千多颗舍利子,而其弟子僧众照佛陀遗训,拾其舍利建造佛塔,为后世佛弟子所礼敬供养。
而释尊荼毘后的舍利、起塔供养的故事,作为佳话流传于各朝各代的译经里。其中,在《众许摩诃帝经》中对这个故事还有着更细致具体的描述:“彼佛亦在波罗奈国鹿野苑中作大佛事,化利毕已即入涅槃。时世有王名羯里计,常于彼佛恭敬供养。佛既入灭,王以种种香木荼毘世尊,复以乳汁洒灭余火,即收舍利贮四宝瓶,又选胜地起大宝塔。其塔高耸量一由旬,王及人民常作供养。”故事中频繁出现的“舍利子”,是一个十分“出圈”的佛教词汇,在梵文中意为骨身,或是遗骨。舍利子本意指的是释尊荼毘后所留下的五光十色、坚硬清透的珠状宝物,是其修行有为,功德圆满所炼就的,后来也用于泛指菩萨、高僧荼毘后的遗骨宝珠。

譬如《菩萨投身饴饿虎起塔因缘经》里佛陀给阿难所讲述的故事中,乾陀摩提国有一位名叫栴檀摩提的太子,温厚仁慈,乐善好施,辞别父母去了深山修行。当时寒冬大雪,山中有着一头带着幼子的母虎饥寒交迫,几乎要吃掉自己的幼崽充饥,当时山中诸仙见到此事,问道:“谁能舍身救济众生?今正是时。”

太子听后答道:“善哉!吾愿果矣!”便跑到悬崖边,看到受冻饿之苦的老虎母子,生大悲心,以身饲虎,让老虎母子得以存活于隆冬。而太子的父母来到山崖,看见骨肉狼藉,不免悲号,又“即收骸骨,出山谷口,于平坦地积栴檀香薪及种种香木,诸香,苏油,缯盖,幢幡以用阇维太子。收取舍利以宝器盛之,即于其中起七宝塔,种种宝物而庄挍之。”

其中,“阇维”即是指荼毘,太子的父母火化了这位饲虎菩萨的遗骸,并收取其舍利子,建起七层宝塔,作为纪念缅怀。而后世高僧圆寂,弟子在其荼毘后起塔,也皆是作此念。不过,荼毘碎身,舍利起塔,除了出于信众弟子对大德的殷切缅怀,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呢?《大庄严论经》有云:
“佛亦如是,入涅槃时为济众生故,碎身舍利,八斛四斗,利益众生,所碎舍利虽复微小如芥子等,所至之处人所供养与佛无异,能使众生得于涅槃。…欲为济拯故,布散诸舍利,乃至遗法灭,皆是供养我。”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里也有如此妙语:“或现舍利全身、碎身,分布人天,令兴福佑。”碎身舍利,虽微小如芥,然而分遍各方,终究是普惠无数众生。佛陀碎身利乐有情的大慈大悲精神,也鼓舞着每一代高僧信众,而“碎身”一词,除了用于形容碎身施舍众生的大爱行为以外,也演化为对僧人现身弘法利生事业的指代,激励着佛门弟子勇猛精进。

虽比之广大宇宙,“我”只是微小芥子,然而无我心怀,却能纳得下这无数众生,此等大情怀,我辈又当作何观?童年记忆中八三版经典西游记里《扫塔辨奇冤》一集,唐僧默然清扫那落灰的石塔时,背景音乐的吟唱,仿佛就是最好的解答:
“乌云压顶夜森森,塔铃响声声。一片禅心悲众僧,师徒扫塔情殷殷,驱散妖雾乾坤净,换来晴空月儿明。”代代师徒间以言传身教令正法久住,清澈而又赤诚的慈悲大爱,虽不知近前的道路是否月色黯淡,昏灯严寒,然而一片禅心,坚守正念,定能换来坦途。菩提树下,风响鸟啼,晴空月儿明。

南无阿弥陀佛
微信打赏 支付宝扫码打赏

如果资源对您有帮助,欢迎移至上方按钮打赏--闻思修,阿弥陀佛!

关于我们